企业文化   
联系我们  
搜索  
你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风采

九寨之旅随笔

2018/7/10 16:49:40      点击:

一抹尘烟,丝丝缕缕如梦幻一般缭绕于郁郁青山之间,由远及近。道路两旁苍翠的植被肃然而立着,随车身的行驶渐渐向后方消失,只在瞳孔中留下绵延的绿色。

东经100˚30΄-104˚27΄,北纬30˚35΄-34˚19΄,声名显赫的地理标志。

第一次来到九寨。

电影、纪录片中,它的貌如仙境、碧蓝似海、纯净剔透、美得肆无忌惮,在来这之前,每个人在心里似乎都做好了这样的准备。

不识阿坝、不知晓尕尔纳峰、未闻嘉陵江,甚至可以不知道“南丝绸之路”和它的由来,但映入眼帘的画面依旧令人哑然于斯:雪峰高耸入云傲然林立、碧蓝中带着钻石般光芒的高山湖泊、藏家木楼独有的华美色调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、晾架经幡随风发出嘤嘤的歌声、流水栈桥、磨房袅袅青烟缭绕、藏家独特的人文习俗在山间穿梭出一幅唯美画卷。

和脑海中带着铅灰色金属感、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喧嚣都市相比,这里确为“宁静的童话世界”。

如果说,震前的九寨是完美的人间仙境,那么,震后的九寨则似断臂的维纳斯,透露出忧郁又无懈可击的坚强之美。

海拔约3000米的九寨沟,属高原湿润气候,雪山环抱,温差较大,但这并不妨碍春季出行的体感,稍做准备就好。清澈见底的海面最大程度的折射出阳光的喜悦和温暖,往往令人忽略了早春的微寒。

车行蜿蜒的山路,两旁尽现震后的断壁颓垣,和未来得及修复的景观叠加,呈现一幅残损却又生机勃发的景象。昔日苍耸挺立的树木微折,斜斜的浸入碧色如玉的水中,倒也像桥梁一般,连接着遗憾与希望,预示着新生命的到来。

九寨沟的景观大致呈Y字形分布。左支为则查洼沟,右支为日则沟,树正沟则处于“Y”的下支。此三支呈现九寨沟的主要景观。同时,也还有以山色妩媚、满布地衣,松萝随风摇曳、远山,近树,花团锦簇的而闻名的第四条沟,扎如沟。

没有了往日壮丽的轮廓,瀑宽320米“中国之最”的诺日朗瀑布,化身为细小的湍流,波光粼粼,闪闪发亮。换了个形态,看起来却也不像导游口中的惋惜,反有失而复得的惊喜。

说起失而复得,却有其详。在山体的倾轧和上游水流的冲击下,在不远处,双龙海瀑布皎然新生。隔桥望去,数支垂帘般带着银铃似声响的瀑流从上游不慌不忙的汇入下游海中,宛如结伴玩耍的姑娘,一路留下清甜的歌声和灵动的身影。

说到海,九寨沟所有的高山湖泊都被称为海。我们可以想象它是一种昵称,一种崇上的尊敬,而无须用精确的地理知识去矫正。

载着9人的观光车缓缓途经位于日则沟的珍珠滩,进而到达珍珠瀑布。哗然叹于似浅滩一般清澈可见海底的水深,实则有两层楼那么高。海幅圆润饱满的轮廓、闪着银色淡淡光泽的水面确如其名。

 

迎着朝阳,我们下了车。

慕名而至的是长海,九寨沟中最长的高山湖泊。四公里多的墨蓝色水面呈S”形分布。一眼望去水似明镜,岸旁茂密的丛林,巍巍雪峰,皑皑白云一一倒映在水中,景象绮丽,让人不由的出了神,甚至觉得与它合影都会破坏了它的美。长海四周没有出水口,水源来自于高山融雪,从不干涸,也不溢堤,它依靠蒸发和地下暗河把水排出,而这些地下河道正是其它湖泊浅流水源的重要补给,因此藏民称之为“装不满,漏不干”的宝葫芦。可在我看来,她高冷的气质和婀娜的体态更像一位护佑着当地民众的女神,散发出神明般泰然宁静的气息,灌育着每一个细小的生命,给养着这里的祖祖辈辈。

 

这里是藏族、羌族的栖息地,本就透着浓厚的宗教氛围。诵经的习俗日复一日的传承着。密密麻麻的经文在彩色的绸布条上散布于各种建筑物的四周,仿佛空气中略过的风声都在娓娓诵经。当地居民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神灵的信仰和虔诚的祷告。

举头三尺有神明。在这里,会不由得融入这样的氛围。

 

正午时分,我们来到了紧邻在空谷下游的镜海。天空、两岸的一切尽纳海底,海中景观,线条分明,色泽艳丽。据说,镜海有三奇:晴日无风时,水面光滑如镜,景物毫不失真地被复制到水中,纤毫悉见;夏日细雨轻洒时,水面微绉水波,顺湖而上可见一条若有若无,如细绢般轻柔的白色水带,其上不见雨点,平滑光亮,带外则波光粼粼,姿色互异中让人恍惚迷离;镜海中有不少长2030米的风倒巨树在水中半浮半沉,其中有两株巨树的梢头半露,其上竟然生出了灌木苔蕨,如盆景般于湖心亭亭玉立。在万籁俱静的月夜里游镜海又是另一番滋味。要不是行程时间有限,真想一窥夜色中她的美。

 

经过了色彩斑斓的孔雀河道,来到了最后一站,五彩池。我们有幸在阳光晴好的这一天来到素来被摄影爱好者青睐的五彩池,因为据说一定要在有阳光的时候,它光影斑驳的样子才最漂亮。五彩池是九寨沟最小的海,但是色彩却最为丰富艳丽。它的水源也是来自高处的长海。池水四季不冻,水中生长着水绵、轮藻、小蕨等水生植物群落,还生长有芦苇、节节草、水灯芯等草本植物。

 

说来好笑,以上这些,其实都是后来通过查询才知道的。当时我们只是兴奋着指着这些素昧平生的水生植物,恣意的饱览它们美好的样子,胡乱的猜着它的名字,甚至起着绰号,拍着照。这些植物大多是因为所含叶绿素深浅不同,在富含碳酸钙质的湖水里,才呈现出不同的颜色,使得五彩池上半部呈碧蓝色,下半部则呈橙红色,左边呈天蓝色,右边则呈橄榄绿色,五彩斑斓。

由于地震上游山体滑落,造成近半池的水被乱木岩石等填塞物淤积,但剩余的部分依旧倔强的在阳光的照耀下,绽放五彩的光芒透过水面,依旧能清晰的看到池底岩石的纹路

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令人肃然起敬。

有人说灾后九寨大不如前很是遗憾。可我却觉得带着一丝残缺的美更令人珍惜、深思和尊敬。这里每一个细小的生命、每一涓细流、每一尊岩石都在最大程度的诠释着新生的希望和美好。大自然尚且如此,我们又何故为生活中一些渺小的挫折而轻言放弃呢?

 

万物终向美好。

 

夜幕降临,随车身的前行缓缓消失在暮霭中的那抹绿、那片蓝,应该会以另一种生机勃发的姿态绽放在我们的记忆中。

 

希望再见你时,更胜初见,九寨。